分析:美国中东政策“败笔”不止利比亚

日期:2017-09-02 13:32:09 作者:颜年咚 阅读:

  美国总统奥巴马近期在美国一档访谈节目中说,自己在两届总统任期内的最大错误是在军事介入利比亚的善后工作方面“缺少规划”,导致利比亚在卡扎菲倒台之后出现各种乱象但是,奥巴马的反思与认错不够全面深刻,因为美国在中东政策的“败笔”远不止利比亚   按照奥巴马的说法,他的最大错误“是没能对军事介入利比亚之后的情况做规划”换句话说,他认为美国政府在利比亚问题上太过草率,没有对美国介入利比亚问题可能造成的各种后果进行全盘深入研究就贸然采取行动,导致出现连美国人自己都不愿看到的结果:派别林立、武装割据、政府羸弱,国家难以得到有效治理   但是,利比亚陷入乱局,整个中东何尝不是如此西方很多学者现在都认为,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美国没有迅速制定出专门针对恐怖主义的有效战略,而是以反恐、消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推行民主为借口,草率地对阿富汗和伊拉克进行军事干预事实证明,除了推翻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和伊拉克萨达姆政权之外,美国当初宣扬的其他目标,一个都没有实现   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推倒了多米诺骨牌,引起一连串反应,美国在利比亚的“败笔”不过是其中的一张骨牌   回顾过去15年,美国中东政策的最大败笔,是粗暴打破中东地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历经多次战争和苦难构建起来的各种平衡,而新的平衡又难以在短期内建立起来,使得各种极端思潮在当地泛滥,政局混乱,恐怖势力借机崛起   被美国打破的平衡包括:中东地区保守派、温和派和激进派之间的相互牵制、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教派平衡、亲以色列派和反以色列派之间以及亲西方派和反西方派之间的政治平衡等   举例来说,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无论是在执政理念上还是具体实践上,都被视为阿拉伯国家中温和派的代表,曾经在保守派和激进派之间发挥了重要的缓冲作用,使这三种力量维持了脆弱的平衡状态但是,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推波助澜的所谓“阿拉伯之春”乱局中,穆巴拉克下台,温和派的影响力日益衰落,保守派和激进派势力抬头,为恐怖势力的坐大提供了条件   另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例子是,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和叙利亚现总统巴沙尔都曾是中东地区反以色列阵营中的重要人物,但是随着前者被推翻以及后者自顾不暇,反以色列阵营的力量受到削弱,巴勒斯坦问题被边缘化但是这并不会给以色列带来安全,相反,巴勒斯坦的激进势力为了生存而挣扎,还会给以色列带来更严重的安全威胁同样,亲西方阵营和反西方阵营之间的平衡被打破,对于中东地区的安全与稳定来说也未必是件好事   可以说,中东地区今天出现的各种乱象,都与美国中东政策的“败笔”息息相关在中东旧有平衡被打破、新的平衡出现之前,中东局势将难以稳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