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美国永远不会为曾对日本使用原子弹道歉

日期:2017-05-01 07:28:20 作者:谯苏扔 阅读:

  “非人道”和“非人的苦难”,两者差别大吗当然要不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通过的《广岛宣言》也不会为此纠结在刚结束的G7外长会议期间,与会者参观了广岛和平纪念公园,并在核爆遇难者纪念碑前敬献花圈此前,有消息称美国国务卿克里可能会为核爆道歉,但最终情形是他“在现场并未鞠躬或低头”美国是迄今唯一在战场上使用过核武器的国家,而唯一的“核爆受害者”则是日本在当年原子弹轰炸广岛和长崎问题上,美日无疑有着不同观念“我不认为美国有朝一日会为使用原子弹道歉”,美国一名研究东亚问题的学者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1、美日“去,但不道歉”的“广岛模式”   作为首位出席美国原子弹轰炸广岛纪念仪式的美国国务卿,克里是此次G7外长会当之无愧的“主角”在不少日本人眼里,美国是投下原子弹的“罪魁祸首”,而此次会议期间与克里有关的一些细节值得玩味   比如,11日在广岛死难者纪念碑前献花圈时,克里站在众外长中间,但没有鞠躬,“举手投足间传达了淡淡的悲伤,但未表现出悔恨姿态”(英国《金融时报》语)再比如,通过的《广岛宣言》,日本方面最初希望使用“非人道”这一表述,但因担心可能被理解为核保有国犯下了反人道罪,最终作出让步,表述为“非人的苦难”   众所周知,美国在1945年8月6日和9日,分别向广岛、长崎投下原子弹到当年12月,共造成超过21万人死亡从被投下原子弹那一刻,日本国内就有“美国必须谢罪”“美国必须付出代价”的声音但随着美军占领以及日美军事同盟的形成,这种声音无法形成主流   去年是日本遭遇核轰炸70周年有日媒调查发现,超过6成的日本受访者认为美国应该道歉广岛、长崎两市市长也曾明确要求美国谢罪不过,与民间和地方政府的“义愤填膺”相比,日本政府三缄其口2015年8月14日,日本政府通过一份答辩书,声称“不要求美国就二战中向广岛、长崎投掷原子弹及空袭东京做出道歉”   要求美国道歉的,大多是对日本侵略历史不知情的民众和反美分子他们以“战争受害者”自居,既不去考虑为何遭到核打击,又不知道日军在南京、新加坡、菲律宾等地犯下的滔天罪行当然,也有一部分人是基于“反核理念”要求美国道歉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全国原子弹爆炸受害者组织“日本原水爆被害者团体协议会”,也不要求美国道歉此外,1975年10月31日,日本昭和天皇在记者会上称,“虽然对广岛市民来说很对不起,但这是不得不发生的事情”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亚洲项目高级研究员詹姆斯·肖夫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和他交流过的日本政界人士及广岛当地官员均表示不寻求美国道歉当然,大部分日本官员也明白让美国道歉不大可能   此次克里来访,虽然没有道歉,但克里以国务卿身份访问广岛,势必会让人把日本与“受害国”联系起来,对日本政府来说也是一大胜利日本ANN电视台称,“日本所瞄准的不是过去,而是未来”“未来”是什么外务省官员的回答是:让奥巴马访问广岛   还有一个现象是,广岛开会火热,长崎遭到冷落同样遭遇核爆,“温差”为何如此大这主要是由于广岛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被原子弹轰炸过的城市,并且死亡人数远高于长崎;广岛和平纪念公园是世界文化遗产,长崎则没有   目前,日本正邀请“加害国”总统5月访问广岛,本意是将广岛打造成一张“受害国的名片”然而,种种迹象表明美国不会道歉,因此就出现了美国高官不断访问广岛,但对道歉只字未提的局面或许,这种模式可以称为日美之间“去,但不道歉”的“广岛模式”   2、教科书与一份振聋发聩的证词   在美国的历史书籍、教科书和大学学报上,描述及评论广岛和长崎原子弹事件的很多在洛杉矶地区现行高中历史教科书加州版本的“美国人的视角(现代)”一书中,第12章“美国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第5节“战争结束”,介绍了时任总统杜鲁门的决策过程   书中以“大创意”为题,概述了二战结束的过程:诺曼底登陆,盟军与德军决战;与此同时,美军轰炸日本,但太平洋战争仍然残酷;战胜德国后,日本拒绝无条件投降,美国指挥官开始确信只有入侵日本才能结束二战;杜鲁门决定使用新式武器——原子弹……   教科书第615页这样描述:即便在原子弹试验之前,美国官方对如何使用已经有争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反对使用原子弹,因为会造成大量平民伤亡;陆军部长希望用原子弹警告日本,促其投降;国务卿希望不用任何警告而投掷原子弹,以震撼日本使其投降杜鲁门后来写道,“对于原子弹作为军事武器,从未有任何怀疑,并将使用”他相信他作为美国总统的责任是使用任何武器以挽救美国人的性命   书中还引用了幸存者对于原子弹爆炸后惨状的描述;留下了思考题“投掷原子弹是正确的决定吗”具体为:没有杜鲁门的重大决定战争能缩短吗杜鲁门担心苏联入侵日本后控制日本吗此外,书中分别介绍了反对和支持杜鲁门决定的两位历史学家的观点   正如教科书上所说,美国社会在原子弹问题上存在争议,加上外力作用,带出后来一份广为流传的证词   “原子弹是否结束了战争是的它们是必须的吗对此存在争议50年过去了,在某些人看来,日本成为受害者,美军成为凶残成性的征服者和报复者……为支撑这种歪曲,他们必然要故意无视事实或者编造新的材料以证明这种论调其中最令人吃惊的行径之一就是否认日军曾进行过大屠杀”   “当前关于杜鲁门总统为什么要下达对日本进行原子轰炸的命令的争论,在某些情况下已变成数字游戏日本财团在美国策划的‘原子轰炸后果’展览显示了卑微的修正主义论调……”   “今天,我站在这里作证,并不是庆祝原子弹的使用,而是相反……在战时情况下,在敌人顽固凶残的抵抗下,杜鲁门总统有义务使用所有可能的武器结束战争我当时同意杜鲁门总统的决定,现在仍然如此战后几年中,有人问杜鲁门总统是否还有其他选择,他响亮地说:没有接着他提醒提问者:记住,珍珠港的死难者也没有其他选择!”   以上是查尔斯·斯韦尼1995年5月11日出席参议院一个听证会的证词,他是唯一参与两次原子弹轰炸的飞行员在二战结束后的半个世纪里,斯韦尼自称“基本保持沉默”,“但随着二战结束50周年的临近,我发现自己义愤填膺并遭到背叛,不仅我们的史密森学会国家博物馆,